交給上天的審判

遼闊天上的雲海密布在最早時代的華南山腰,陽光壟罩著群山,卻見華南山頂上一片焦黑且飄著黑煙,誰知當時的昨夜裡,一場山林大火燒遍整片村莊,黑煙揚起焦土的灰,微微形成半殘的佛陀相,為這場滅村的大火顯像極痛哀悼。面對皈喇司達涅悉一把火燒了整個村莊,祭司巴卡漢恩棣身體既發抖又憤恨地指責他,而皈喇司達涅悉只是一副毫無情緒地緩緩說著 : 「祭司大人既然一直宣揚著善惡有報,想必善良的人應該會受上天庇佑,躲過這場災難吧」,語畢之後轉身離去,只留下腳軟而跌坐在地上的祭司,看著他的背影離去。

覓食

深夜街道邊的便利商店及四周空無一人,一輛轎車臨停在商店旁,透過玻璃窗見一名男子正在ATM前領錢,形色緊張的男子一邊領著錢一邊不時瞄著四周,將領出來的錢放進了隨身的肩包後離去,進入臨停的轎車,男子把肩包丟給副駕駛座的女友,隨即發動車子離去,當男子喘了口氣,面向女友說要帶她去吃點東西時,見女友坐得直挺,神情嚴肅,正覺得奇怪,才發現後座突然多了一個人,驚得緊急剎車。
「你誰啊 !? …」沒等男子把話說完,後座的男子舉起槍,淺笑回答 :「出來討口飯吃的,現在不好說話,先開車 !」

鬼門開

正午的光輝穿透風搖動的行道樹,葉的光與影在孫竹的白襯衫背部上飛舞,一個開朗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打斷孫竹的思緒,回頭看是那方才在道教典藏館的業務競爭對手陸彌,邊走邊伸出雙手朝向孫竹走去,從孫竹身後插著筆的褲袋與不為所動的手,看過去陸彌走來是模模糊糊的,當陸彌站在孫竹眼前,已經被對方握住雙手寒暄 :「孫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希望你不要介意」
孫竹淺笑回應 :「不會,方才我還在想看看有沒有合作的機會,結果案子還是被你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