詐財

在僅有桌上檯燈照明下的車庫內,急促的鍵盤聲迴盪整個車庫,一個忙碌的背影不斷翻著桌上資料、輸入文件且一邊喝烈酒,一雙帶著黑眼圈的齊明敖緊盯著螢幕突然喘一口氣即輕聲自語 :「這樣應該成了吧 ! 募資平台也是要賺錢的,沒理由這麼齊全的資料都不過」,伸了懶腰,關閉電腦,像放下重擔一般放鬆了肩膀,起身關燈準備就寢,而隔日這家”聚水募資平台”回復他不只令他失望,一個月後又讓他發現令他質疑的事情。

「退件 ! 因為案件評估後,成效不大,投資人持保留態度,就這麼回事」明敖喝著酒,神情消極地向朋友說明這次募資計畫沒有通過的事情,好友安撫地勸他,這些是常態,抱以平常心看待即可,明敖笑回,本以不以為意,只是平台後續與他聯繫的,都期望他利用平台去投資其他提案主,讓他有所懷疑的更是,有些提案主怎麼看都沒有比他更有還款能力,甚至成效相較於他的案件更低,仍然審核通過,如果站在投資者的角度,又有可能利用這種平台賺錢 ?

明敖接著又提到一個交友平台的故事,裡面的會員有多數是人頭帳戶,而且來自自己的員工,利用這些帳戶與其他會員互動來維持平台使用率,這樣地思考也讓明敖質疑,聚水募資平台的嚴格把關看似沒有問題,但多數的藉口拒絕提案,又另一方面期望你投資其他案主,被明敖視為一種吸金行為。聽完後,好友笑答,認為或許有吸金行為,只是沒有一般人想得那麼簡單,喝完最後一杯,把空杯放在玻璃桌上,敲響的玻璃聲中止了談話 :「誰知道 ? 這年頭很多東西都只是個空殼 ! 」

一間極簡陋的辦公室,一名男子摸著桌上空酒杯,看著辦公桌後面掛著一幅田野間有著大水車的畫,接著把嘴上的香菸往酒杯裡捻熄,一轉身準備離開辦公室,開了門,一陣陣鍵盤的敲擊聲迴盪在耳邊,男子邊走邊望著四周,一群工作人員持續著工作,此時走進一名男子叫住了他 :「酆哥 ! 所有的報表都弄好了,還有駿州理事請你聯絡他一下」,被稱酆哥的是羅漢分會水車組組長-酆杭,接過報表點頭後詢問 :「賭場那邊的營利呢 ? 算完記得趕緊報上去」

酆杭播通電話給柏樊,柏樊讚他新經營的平台營運成效,另有其他事宜想與他討論,酆杭邊走邊回,關上門離開辦公室 :「現在網路很方便,以前還要找一些 “神棍” 去騙募資,現在連臉都不用露面 … 你要請我喝酒嗎 ? 等等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