詐保

(女)「想不到那老先生還那麼有錢,從他的穿著跟住得地方還真看不出來」

(男)「有些老人家都有一筆退休金,先別說存款,說不定家裡面還藏很多只是我們不知道而已」

(女)「可是讓他保那麼高額的 …」

(男)「不用想那麼多,閒錢多到沒地方花,不用擔心他會餓死」

一座老舊三合院宅內沒有燈光,透過宅門見一位名叫鄭從安的年輕男子和一位名為吳祝鳳的老人家坐在門口談話,老人家的臉上卻帶有點哀傷。回到一對男女間的談話,從咖啡廳窗外望去,那對男女相互正對坐於窗邊,清脆的湯匙攪動咖啡杯聲,看著咖啡廳裡坐滿著客人的男子,回頭對女子笑說 :「人不能看表面,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嗅覺,妳要從這群人當中去嗅出誰會買單、誰有能力買單的,妳的能力不錯,也很敢,就差這一點看人的經驗」

此時一道身影走來停在兩人面前,從旁拉一張椅子坐下,從安對兩人笑問 :「不介意我打擾兩位吧 ? 想跟你們聊一下保險的部分」,這兩名銷售保險的男女對望一下,以為是客人,女方準備從公事包裡取資料,男方親善的招呼從安。場內服務生準備好飲料後端離櫃台,櫃台上的電視正播著一則關於有兩名人士於地方上詐欺保險的新聞,飲料端到從安的面前,從安笑著對兩人說 :「說真的,人要發生什麼意外都沒辦法預期啊」

詐保男子詢問從安從業與狀況,從安笑回自己也是保險業,男子哼了一聲冷顏笑回 :「同學 ! 你開什麼玩笑 !? 真的假的 ? 我還以為你是客人咧」
從安接著問兩人是否有意買他的保險,兩人笑而不理,從安神態輕鬆地向他們說明自己的業務和兩人的差異,當兩人聽到他提到收保護費的時,女方收起微笑,男方則顯得不悅 :「你當這裡都沒有法律了嗎 ?」

從安仍神情自若應答 :「我跟你們都一樣,利用合法走非法的事,而且像你們這種高貴的身分更需要投保,費用不高,但是出事的時候,你們的業務只有理賠,但我們是直接出面幫你圍事」,一拍桌,男子不悅地回 :「黑道我認識的多,你算什麼東西 !」男子帶著女子匆匆離去,正來到兩人的坐駕前,有四名陌生男子站在車子前擋道,男子們紛紛接話著諷刺地斥道 :「客人要走了嗎 ? 去哪兒 ?」「賺了錢就想開房間是嗎 ?」「我們有幫你訂公墓三號房要不要 ?」,詐保的兩名男女見男子緩步向前而後退,從安從他們身後走進斥問 :「你們騙了老人家的棺材本,害得他差點想不開,你們能去哪 ?」

從三合院外頭望進,從安扶著老人家起身,拍拍他的肩膀笑說 :「你以前幫了我已經是一個很好的保險啦 ! 別再被騙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