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難神明

當一扇小門開啟,一道身影緩步走入,眼前是一個寬敞豪華的辦公室,以及大型的落地窗,從窗外映入的陽光,透過室內照在一個即將退位的國際山水會長李華冀身上,背影顯得格外的黑暗,一走進門便是感嘆 :「人在位時,眾人擁簇,如魚得水,不在位時,過街老鼠,世態不是炎冷,只是無知罷了」,身後的助理正當要安慰李華冀時,一道聲音點破他的無奈 :「呵 ! 過去台灣在簽賭的時代,神明報錯牌都有人敢砍神像了,更何況你只是個人」,背對坐在沙發上,一轉頭見到的是接任下個位子的會長,一個白髮蒼蒼的年輕男子-孫羅易。

「這麼快就來送我了 !?」華冀似乎也不驚訝,指示助理離開後,倒兩杯酒,遞一杯給羅易,正對著他坐下來。羅易笑說 :「這種事情打擊的了你嗎 ? 我想你擔心的只是組織的發展吧」,喝了一口,華冀笑著不介意,確實擔心組織發展變調,一向求好心切,凡事親力親為,為眾人著想的他,感到退位後其組織的宗旨與光景不再,嘆說實為可惜,即使不是羅易接替其位也是一樣,但羅易能掌控好現在的組織,華冀也是心知肚明。

放下酒杯,羅易要華冀不要操這份心,安享退休生活 :「你就算做得好又怎樣 ? 一大堆理想又能怎樣 ? 你底下現在的人,每個都是豺狼虎豹,它們所做的帳都會算到你頭上,你能風光下莊已經不錯了,我替你頂著,你還不用怕被追殺」

兩人會面完後,羅易準備坐車離去,見兩名手下於座車前壓制一名男子,頭被麻布袋套著,跪在地上,一名手下遞一個資料袋給羅易,見跪在地上的男子,羅易取出資料袋內的硬碟,又看了袋子內一眼,不屑地說 :「我最痛恨那些會做一些小動作的人,特別又跟在別人身邊的,枉費你跟會長跟那麼年,居然做這種事情 !?」,羅易把硬碟放回去後,把資料袋遞給手下,坐進車內前落下一句 :「你老大退位了,你可以消失了 !」

對著辦公室內的神壇上香,華冀眼前的是一尊曾經撿回來的落難神明,望著祂嘆道 :「老大啊 ~ 祢可留下來了,我卻不知道要去哪裡了」,只見頭部被劈一半的神像,另一隻眼睛仍顯慈善的眉目,但望去另一邊,彷彿顯露兇惡的一面。此時華冀心裡一句 “吉凶參半,好壞皆由人自取是吧 ?”,親手關上燈後,從容離去,離去時,被關上的門又緩緩地露出一個縫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