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給上天的審判

遼闊天上的雲海密布在最早時代的華南山腰,陽光壟罩著群山,卻見華南山頂上一片焦黑且飄著黑煙,誰知當時的昨夜裡,一場山林大火燒遍整片村莊,黑煙揚起焦土的灰,微微形成半殘的佛陀相,為這場滅村的大火顯像極痛哀悼。在這古老的華南山上過去有著一個封建的奉天族,當時民族很早就有善惡果報的觀念,社會非常有制度,卻也因為制度有著不平等的階級與相互對待,表面上村民每個都弘揚善念,彼此也會相互幫助,事實上這些幫助都是虛有其表,村莊裡頭有一名叫皈喇司達涅悉的善良醫生,樂善行醫,但是早年習醫,處處皆是困境,村裡的前輩也在私底下壓制著他的發展,皈喇司達涅悉明白這是奉天族既有的文化習性,且就隨著這個環境生活。

皈喇司達涅悉有一養子,從小隨父習醫,兩人癒人無數,在其養子十五成年時,染上一場怪病,起初以為輕微症狀,直到一個月後病重不起,其他醫生也束手無策,便有村民建議下山求助,由於下山路途遙遠,皈喇司達涅悉為治子病也已經家徒四壁,當時村落能下山的輪車,是沒有幾戶人家有,但究竟是時機不對或是不願意冒險下山,還是認為他的孩子早已無回天之力,下山也是白走一趟,正值奉天族的祈福祭,每個人都不願意離開這座山,也不願意出借輪車,直到有一個不算熟悉的男子瓦卡耶甲耶,最後答應幫他的忙,帶他與他的孩子下山。

 

就在下山途中,歷經豪雨侵襲、錢財掉落、輪車損傷,皈喇司達涅悉也得了風寒,身邊與旅途中找不到藥,就當來到山腳下,找到一名醫生拉爾烏濟,卻因為藥材珍貴價格不斐,若無法付完帳是不能出藥為理由拒絕皈喇司達涅悉,不過一旁的醫師助理阿爾希亞告訴他,村裡有人買這樣的藥材,皈喇司達涅悉又迅速折回山上求助,此時村里的祈福祭正在舉辦習課修行儀式,他輕聲地問著每個人關於這項藥材有誰採購,問遍了卻沒有一個人正式回應,卻也因為皈喇司達涅悉的動作干擾到祭司,被祭司轟出去,他也只能無奈地回到家中,先看望自己的孩子。

 

窗外透著陽光照在養子的病床上,看似睡得平安,皈喇司達涅悉慢步走進病床,卻見他一手拿著飲水的空木瓢,蒼白帶黑的臉色,早已無呼吸的跡象,他看到床邊的獸皮上寫著弟子已經等不到父親大人回家,請大人不要流淚,當大人回家時請告訴弟子一聲 …”

「我回來了」皈喇司達涅悉輕微而說不聲的口語,顫抖的嘴邊流下了眼淚,從窗外俯視著屋內的情景,陽光與陰影劃分了病床與皈喇司達涅悉的界線,看著被陰影壟罩顏面的皈喇司達涅悉,背後透進屋內的陽光卻是灼熱刺眼。

時空一轉,背後的光轉成黑夜與火光,還有凌亂的哀號聲,走向前一步,皈喇司達涅悉的臉轉為可見,他眼前站著是氣憤難耐且嚇得不知所措的村裡領導人,也是祭司巴卡漢恩棣,面對皈喇司達涅悉一把火燒了整個村莊,身體既發抖又憤恨地指責他,而皈喇司達涅悉只是一副毫無情緒地緩緩說著 : 「祭司大人既然一直宣揚著善惡有報,想必善良的人應該會受上天庇佑,躲過這場災難吧」,語畢之後轉身離去,只留下腳軟而跌坐在地上的祭司,看著他的背影離去。

 

這場大火布局致使整座山燒盡,無一倖免,在皈喇司達涅悉安排下,只留阿爾希亞和瓦卡耶甲耶倖存,站在餘燼的山巔上,終於讓他找到這份藥材,他看著手上的藥材,緩緩緊握拳頭將之捏碎,撒在這片山地上,粉碎的藥材漸漸飄落,慢慢地轉化成一個個現代的文字,排落在書本的結尾,砰的一聲書尾闔上,孫竹把這本故事隨性地往前一扔,躺坐在沙發上,拿起身邊的平板,點擊瀏覽器搜尋書上所寫的皈喇司達涅悉原文,出現了以梵文翻譯的顯示結果,孫竹看了後冷笑一聲 : 「無道啊 ~ 這個名字不錯 !」,接著又冷笑兩聲後,關掉平板,橫躺在沙發上。

 

註解 :

皈喇司達涅悉 : 自印度文 “कोई रास्ता नहीं  (koee raasta nahin)” 翻譯中文為”無道”

瓦卡耶甲耶 : 自印度文 “वाकई अच्छा है (vaakee achchha hai)” 翻譯中文為”真善”

拉爾烏濟 : 自印度文 “लालची (laalachee)” 翻譯中文為”貪婪”

阿爾希亞 : 自印度文 “आशा (aasha)” 翻譯中文為”希望”

巴卡漢恩棣 : 自印度文 “पाखंडी (paakhandee)” 翻譯中文為”偽善”

關於作品

<人性風暴> ( Avatar Storm ) 原為作者禺霖 Legen Vita 2012 年創作一部預定放棄媒體生涯的最後作品 – <政治無道>,經六年後的2018,決定重啟並以全職及跨影音文等領域進行無期限創作,作為作者一生的經典代表作品,也留下作者所有才華,以類黑道的社會架構來描述社會現實面的問題,劇情文學部分分本篇與獨立短篇,本篇是預留未來若能出版長篇電影而作,仍以原2012年創作為基礎,獨立短篇則為作者練筆、鋪陳本篇故事與從本篇延伸整個歷史線。

關於作者

禺霖 Legen Vita, 跨導演、編劇、配音、配樂、音樂創作、歌手、攝影、數位設計等領域,2004年拍攝第一部自編自導演實驗劇情片、2006年首次編導舞台喜劇、2007年製作網誌喜劇與系列影片、2012年加入地方電視台擔任新聞主播記者、2013年合作創辦媒體公司從事影片製作與商業行銷、2015年線上發行首支音樂單曲、2017年友人合作創 KIMovie 媒體服務團體,2018年回歸自我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