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原罪

於鼠峰山一座民智未開年代的村落,由村莊統稱河洛的女祭司領導眾人,這名河洛祭司名叫耶羅果蒂,她運用大宇五元(現代稱五行)的概念管理與創造村莊所需,平衡村莊的運作。

村落逐漸繁榮後,村民紛紛畫地自限,人也變得自私,但表面上看人是看不出來,而女祭司的地位也逐漸被冷落。

在某一年代當地因環境被人民破壞而造成瘟疫爆發,女祭司並無相當高超的醫術,村莊逐年傷亡遽增,後來有一名伏瓮的男子,為了想掌管這個村莊,捏造一個須有的罪名,利用過去曾協助耶羅果蒂,藉口欺騙人民指責她利用巫術引發這場瘟疫,就在伏瓮的陰謀下,耶羅果蒂被吊死後再燒屍。

耶羅果蒂曾留下一些關於大宇五元的紀錄,還有她自己描述未來祭司將不復存在,卻無法算到自己的下場,後來這類的五行紀錄透過過去祭司間的傳承,流傳到其他大陸,卻被一位毫不相干的民眾,將之彙整,一併挖掘到這個故事,這位不知名的民眾便把大宇五元的概念匯集並命名為<耶羅祭之術>,並另外撰寫一份用五行分人格的理論<泥人原罪>,初期只分兩大類,分別為火人與水人,裡頭說明火帶來光明,卻也是讓人灼傷,無論善惡都是很純粹的,水則帶來滋生,卻也能把人淹死,表示表象的東西內藏禍心,之後更把其他五行概念套入,且多加一個變數元素 – “風”,提到初期耶羅果蒂的五行排列以木為始做相生排序,後人卻以金為始作相剋排序,風的概念是五行引起,說明人的成長若不完全,五行缺一,當中若有風的變數,如果往相剋發展,會對社會造成負面發展。

<耶羅祭之術>的五行社會發展論述 : 以木為始,從原始經火的改革與開拓,成為土的發展與基礎,發展至強盛的金,直至淵遠流長的文明。

<泥人原罪>的五行人論述 : 生林能養息,明火帶光明,石土可創造,金屬能鞏固,活水能孕育,但其原罪就是為惡的一面。如同水能覆舟、利器能伐、爛泥則陷、惡火成灰、亡木招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