覓食

深夜街道邊的便利商店及四周空無一人,一輛轎車臨停在商店旁,透過玻璃窗見一名男子正在ATM前領錢,形色緊張的男子一邊領著錢一邊不時瞄著四周,將領出來的錢放進了隨身的肩包後離去,進入臨停的轎車,男子把肩包丟給副駕駛座的女友,隨即發動車子離去,當男子喘了口氣,面向女友說要帶她去吃點東西時,見女友坐得直挺,神情嚴肅,正覺得奇怪,才發現後座突然多了一個人,驚得緊急剎車。
「你誰啊 !? …」沒等男子把話說完,後座的男子舉起槍,淺笑回答 :「出來討口飯吃的,現在不好說話,先開車 !」

鬼門開

正午的光輝穿透風搖動的行道樹,葉的光與影在孫竹的白襯衫背部上飛舞,一個開朗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打斷孫竹的思緒,回頭看是那方才在道教典藏館的業務競爭對手陸彌,邊走邊伸出雙手朝向孫竹走去,從孫竹身後插著筆的褲袋與不為所動的手,看過去陸彌走來是模模糊糊的,當陸彌站在孫竹眼前,已經被對方握住雙手寒暄 :「孫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希望你不要介意」
孫竹淺笑回應 :「不會,方才我還在想看看有沒有合作的機會,結果案子還是被你拿走了」

滅台計畫

極暗的會議室,主桌一身黑影與煙霧繚繞,背後投影著近期的新聞,新聞上播報近日警方查獲一間地下兵工廠,搜出極具強大的土製仿造武器,像是仿XM-25改良、NTW-60、AK-400等高端火力近中程槍砲,一眼望去列席的山水會各分會長似乎還搞不清楚情況,主席座上的山水會會長孫羅易吐了一口菸後,輕嘆笑說 : 「你們日子過太爽,屁股老連腦袋都腐,別人看準你們把飛彈插在你們屁眼裡都還以為是蚊子叮!」

詐財

在僅有桌上檯燈照明下的車庫內,急促的鍵盤聲迴盪整個車庫,一個忙碌的背影不斷翻著桌上資料、輸入文件且一邊喝烈酒,一雙帶著黑眼圈的齊明敖緊盯著螢幕突然喘一口氣即輕聲自語 :「這樣應該成了吧 ! 募資平台也是要賺錢的,沒理由這麼齊全的資料都不過」,伸了懶腰,關閉電腦,像放下重擔一般放鬆了肩膀,起身關燈準備就寢,而隔日這家”聚水募資平台”回復他不只令他失望,一個月後又讓他發現令他質疑的事情。

詐情

左郤似乎有難言之隱,卻又顧左右而言他,提到過去有一名男生不錯為何沒打算在一起,岑茹不予回應,只說 :「你說的那一個我就是看不上眼,你也看到了,他對我很好,雖然私底下油腔滑調,起碼在你們面前也都表現很好,你們都沒說什麼…」左郤唉了一聲 :「看上妳的男人哪個對妳不好 !? 只是這種事情要看清楚一點 !」見岑茹聽不進他的話,又見左郤似乎有什麼事情隱瞞著岑茹,左郤不得已拿出手機把資料給岑茹看,說明岑茹男友是真情島交友平台的員工,負責人頭帳號與主動聯繫會員做吸金而維持平台運作…

詐保

一座老舊三合院宅內沒有燈光,透過宅門見一位名叫鄭從安的年輕男子和一位名為吳祝鳳的老人家坐在門口談話,老人家的臉上卻帶有點哀傷。回到一對男女間的談話,從咖啡廳窗外望去,那對男女相互正對坐於窗邊,清脆的湯匙攪動咖啡杯聲,看著咖啡廳裡坐滿著客人的男子,回頭對女子笑說 :「人不能看表面,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嗅覺,妳要從這群人當中去嗅出誰會買單、誰有能力買單的,妳的能力不錯,也很敢,就差這一點看人的經驗」

落難神明

當一扇小門開啟,一道身影緩步走入,眼前是一個寬敞豪華的辦公室,以及大型的落地窗,從窗外映入的陽光,透過室內照在一個即將退位的國際山水會長李華冀身上,背影顯得格外的黑暗,一走進門便是感嘆 :「人在位時,眾人擁簇,如魚得水,不在位時,過街老鼠,世態不是炎冷,只是無知罷了」,身後的助理正當要安慰李華冀時,一道聲音點破他的無奈 :「呵 ! 過去台灣在簽賭的時代,神明報錯牌都有人敢砍神像了,更何況你只是個人」,背對坐在沙發上,一轉頭見到的是接任下個位子的會長,一個白髮蒼蒼的年輕男子-孫羅易。

富嶽黨國際山水會組織架構

國際山水會為一個在台最大民間團體,背後連結著名為”富嶽”的政治黨派,底下有分布北中南共計六大分會,分會依各理事執掌總數合計三十組,個別獨立分管政商、人力、土地、軍火、法律、金融、營造、公關、娛樂、博弈、情色和宗教的事務,為財力與勢力最雄厚的民間團體(簡稱幫派)。其分組的命名是以各組經營的各項行業名稱取之,各組領導以理事或組長稱之。

被辜負的債

松通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向錢莊借貸周轉,為自己剛創業的水電行維持營運,在日久累債,與錢莊上門催討下,老婆帶著孩子離開,父母接連相繼病逝,手下的弟兄不相挺,又被錢莊逼迫染毒受到控制,想盡所有辦法都行不通的情況令他決定向銀行下手,他利用自己的水電技能,製作簡單的武器,先劫得運鈔車後,又進行銀行搶劫行動,蓄意繞遠路,離開居住地再佯裝成外地人回到本地的駿州分行行搶,前後成功得手三百萬元。當他把利息先歸還時,錢莊又上門催討,多了一位面生的人物 :「你很有種,我們就要你這種人才,但他媽的你搶到我們家的銀行,你在開什麼玩笑 !?」